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59 次 更新时间: 2024-03-03 01:07:52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思维研究 > 阅读文章
李昌平:“分田单干”将使乡村振兴之路越走越窄
·李昌平
标签: 乡村振兴

我是参加过“分田分地”工作的人。我承认,“分田单干”对1982-1985年的粮食增产及1982-1995年的农村多种经营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促进作用,这是事实。

但1985年后的粮食增产,与“分田单干”几乎没有关系,只与技术进步和国家财政补贴及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正相关。1995年后的农村多种经营增加值,与“分田单干”长久不变是反相关的,例如养猪产业,正是因为“分田单干”长久不变才逐渐非农民化了。正是因为“分田单干”长久不变,使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逐渐非农民化,走向了资本化!

1982年,以家庭为单位“分田单干”,家庭的农业收入足够一家五口生活,且比城里人生活得好;1995年后,以家庭为单位“分田单干”,家庭的农业收入则不够一个人生活了。所以在1995年后,家庭作为农业的基本生产经营单位就没有任何积极意义了。

1995年后依然坚持“分田单干”长久不变,是使以农民及集体为基本主体的农村农业生产经营模式,转变为以资本家为主体的生产经营模式的制度性罪魁祸首。如果到了2028年依然要继续坚持“分田单干”再顺延30年不变,农村一二三产业全面资本化就不可逆转了,家庭作为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彻底边缘化、或农民及集体经济组织最终被彻底消灭就不可避免了。只要坚持“分田单干”长久不变,其最终结果必然是:农民被消灭,农民集体被消灭,农村农业经济与农民及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没有关系,乡村的振兴与振兴的乡村与农民没有关系!

“分田单干”,在邓小平、杜润生、陈云、李先念等改革设计者的心目中,仅仅只是一个解决温饱的过度性措施。他们当初设想,是要在2000年前重新走回合作制或集体制农村农业发展道路的,是要实现“二次飞跃”的。邓小平年谱(1992年)详细记录了李先念代表陈云等老同志向邓小平报告“分田单干不宜搞太久”意见及建议时,邓小平明确指示要尽早结束“分田单干”,走合作制或集体制农村农业发展道路,实现共同富裕,邓小平把这叫做“二次飞跃”。

我在服务“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90岁生日活动时,杜老先生当天说话不多,说的最重要的一句话大意是:把农民组织起来发展现代农业,是他未了之心愿,希望大家继续努力。无论是邓小平、杜润生,还是陈云、李先念等改革设计者,没有一个人是主张资本下乡替代农民及农民集体搞农业的。

喜欢自称改革派或喜欢给自己贴上拥护改革标签的人,有一个所谓的“共识”,即中国农村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就是因为“分田单干”而取得的,坚持“分田单干”长久不变就是坚持改革开放,谁说“分田单干”过时了他们就给谁贴“极左”标签。我,李昌平,现在明确表示:坚决反对“分田单干”长久不变!如果,所谓的改革者们因此给我李昌平扣上“极左分子”的帽子,我欣然接受!在我2001年进京工作和杜润生老前辈的十来次交流中,他老人家从来没有说过“分田单干”长久不变,他反复强调的是要把农民组织起来发展农村农业经济。

邓小平强调发展集体经济“二次飞跃”,你能说邓小平“总设计师”是“极左”吗?杜润生强调把农民组织起来发展农村农业经济,你能说杜润生“农村改革之父”是“极左”吗?

我为什么要坚决反对“分田单干”长久不变?综述理由如下:

第一,“分田单干”只在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完成、农产品短缺和劳动力价格极低的三个前提条件同时满足时,才有增加农产品产量的效果。当农产品供求平衡或供大于求之后,“分田单干”只能追求农产品数量增长效益,就会出现“增产减收”“勤劳致穷”的结果。当劳动力市场形成之后,“分田单干”的农民搞小规模农业的机会成本极高,“分田单干”不仅不能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还导致农民把农业副业化,或选择自给自足,或选择抛荒。

第二,很多人把“分田单干”神化了,“分田单干”变成了迷信。这与基本事实不符。有的人把改革开放也变成了迷信。只有破除迷信,才能实事求是;破除对改革开放的迷信,才能与时俱进地推进改革开放。如果不破除“分田单干”长久不变之迷信,很多类似“分田单干”的过度性改革举措就会长期化,这会断送改革及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

第三,“分田单干”长久不变,必然导致家庭农业生产经营连维持简单再生产都无可能,必然导致所有“分田单干”的农村的所有农民家庭为生计而背井离乡、“妻离子散”。凡是“分田单干”的农村,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农村整体上还有完整家庭的地方,那就是周家庄公社等极少数没有“分田单干”的村庄。你对家庭的作用和意义理解有多深,你就该对“分田单干”长久不变恨有多深!中华文明五千年,农村人的家庭及家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长悲离、少欢合!城市精英,无比的重视家庭及家庭生活,但对农民的家庭及家庭生活的重要性从来不在改革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们认为给农民“自由流动”和“自主出卖劳动力”的自由,就是农民享受到的改革开放的最大福利和成果。

第四,“分田单干”长久不变,农民被迫由劳动者变成了可怜的“吃租虫”(一人一年几百元),农民由农业产业生产经营者变成了“劳动力要素”。长久不变的“分田单干”,连家庭副业都不可能了,农民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退出农业,我国的各项农业产业正在全面趋向“生猪产业化”模式,“生猪产业”正在“房地产化”。这样再过10-20年,最吃不起农产品的将是“农民”。

第五,“分田单干”长久不变,导致了农村家庭、各种共同体的瓦解或名存实亡,导致了乡村社会的彻底溃败。“分田单干”长久不变,导致以农业经济为基础的家庭结构及传统乡村社会结构全面支离破碎,令我们中国人所骄傲的从乡村中长出来的传统文化支离破碎。一个完整的家庭都难找到了,一个完整的共同体都难找到了,你能指望中华传统文化回归或重建吗?

第六,“分田单干”长久不变,导致了家的破碎,导致了村社集体的破碎,为了生存和发展,农村的人和财只有一条路,就是离开家、离开农村全面流失和流出,农村就只剩下等死的老爷爷老奶奶了。资本早就在虎视眈眈了。

第七,农民的农村农业,不是没有希望和前途。分散的农民、分田单干的农民,其农村农业确实是没有希望和前途的;而组织起来的农民、坚持土地集体所有制及发展集体经济的农民,其农村农业就是周家庄、就是永联村、长江村、花园村、尧治河村、九星村、兴十四村、大寨村、华西村、南街村、袁家村、何斯路村……就是社会主义新农村!

“分田单干”若再顺延三十年且长久不变,是一条国家和民族复兴越走越窄的路!乡村振兴是国家的重大战略。如果依然坚持“分田单干”长久不变就能振兴乡村的话,现在还用把“防止出现大规模返贫”作为头等大事吗?振兴乡村,要研究重大制度供给,要回到邓小平“二次飞跃”的顶层设计上来!要回到杜润生“组织农民”的顶层设计上来!要回到习近平坚持土地集体所有制及发展壮大新集体经济的顶层设计上来!

让“分田单干”再顺延三十年、长久不变、永久都不变?见鬼去吧!

(李昌平,中国乡建院院长)



■ 本文责编: admi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