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8 次 更新时间: 2009-09-29 22:01:43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甲流大规模流行在我国已经到来
·米艾尼 曹梦婕
标签: 甲流

    
    
    过去我们提出的“外堵输入、内堵扩散”的“围堵”方式,在下一个阶段,恐怕要进行重要调整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米艾尼、特约撰稿曹梦婕 | 北京报道
    
    
    出北京机场高速北皋出口,车行5分钟左右,就可以看见几座新建的大楼。其中一栋楼的楼顶上立着一块牌子:“地坛医院”。
    
    这里是北京收治甲型H1N1流感病人数量最多的医院,在外人看来,这里俨然已经成了 “疫区”。
    
    一进医院,就可以看到传染病医院特有的开阔空间和大量绿色植物,人流较市内医院要少得多。
    
    在甲流病人住院楼的一楼,两名戴着口罩的保安,不由分说地把本刊记者拦下。经过一番严格的“审问”,又用红外线测量表给记者量了体温后,才放行。
    
    往里走,在乙座的电梯房里,并列着两部电梯,其中一个写着:“甲流患者专用,其他人员请勿入内。”待本刊记者进入另一部电梯,戴着口罩的电梯员又反复地问:“上面是传染病区,你确定要去那个区么?”
    
    “过五关,斩六将”,经过层层筛查,终于到了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陈志海的办公室。
    
    陈志海笑着说:“现在我们所在的楼和旁边的那座楼,住的都是甲流患者,一般人可是绝对进不来的。”
    
    
    及早发现,避免转为重症
    
    北京出现的第一例甲流病例,就是陈志海治疗的。他说,到目前为止,地坛医院作为北京市最大的传染病医院,一共治愈了500多个甲流患者,目前还有500多个病人正在这里进行治疗。
    
    “最初我们对这个病毒的认识还不是很清楚,所以大家都很谨慎,采取的都是比较积极的治疗方式,一般是从一开始就用达菲,还有其他一些对症的药。不过,现在已经不是那么紧张了,都是个别问题个别分析。”陈志海说。
    
    如今,陈志海他们已经脱下了前一段时间每天必穿的、武装到牙齿的“猴服”(非典时使用的特殊防护服),换上了一般的防护服。再戴上帽子,胶皮手套和鞋套,就可以近距离接触甲流患者了。
    
    陈志海介绍说,对甲流病人的治疗方法,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区别对待。“甲流病毒没有潜伏期,传播力最强的是1到3天,也有人到了恢复期还可以传播,但是对大部分病人来说,病程只需要一周左右,基本就可以痊愈。病症比较轻的,有很多根本就不用使用任何药物,多休息多喝水靠自身免疫就能康复。有时候,我们会配合一些中药,效果也很好。”
    
    重症的发生几率到底是多少?陈志海说,全球来看,60%的重症发生在有高危因素的人身上:大于65岁的、小于15岁的,孕妇,有慢性病比如糖尿病、哮喘、 肿瘤、血液病的。
    
    “但咱们国家发现的一些重症病例,都不属于高危人群。所以一些症状比较重的病人,通常你无法从早期判断他是否会发展成重症。可能开始还很正常,五六天后突然就发展成呼吸衰竭了。”陈志海说,对此,他们的治疗原则是,“及早发现,避免转为重症”。
    
    根据他的经验,病人如果出现了憋气、有痰等情况,只要有蛛丝马迹,医生就必须注意,在病程早期就需要积极使用抗病毒药物,比如达菲,绝不能消极等待。陈志海很庆幸,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遇到真正的重症患者。
    
    在地坛医院,甲流病人开始是一个人一间病房,后来人多了,逐渐变成两三个人一间。不过,目前还是采取在医院集中治疗的方式,“也许以后会有相关预案,病情比较轻的,可以自己回家隔离康复。”
    
    
    大规模流行已经到来
    
    根据卫生部通报的数字,9月19日15时至9月21日15时,我国内地新增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1540例,其中9例为境外输入性病例,1531例为境内感染病例。截至目前,我国内地累计报告13262例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已治愈8805例,没有死亡病例。
    
    “公布出来的数字,只是一个参考。”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办公室里,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对《望东方周刊》说。
    
    以学校为例,曾光说:“由于检测是很贵的,一个学校发生了50个病例,可能只给其中的5个人做了检测,其他学生不能确诊,就报了疑似病例,所以现在的实际病例,可能比报上去的数字要多得多。”
    
    考虑到中小城市,情况则更为复杂。“在大城市,不论你是不是甲流,有流感症状就可以追踪,但是中小城市不可能,有的城市甚至连检疫病毒的能力都没有,和一般感冒混在一起了。”曾光说。
    
    “另外,数字上的变化,现在已经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他说,在开始的几个月里,数字明确反映一切。中国在很长时间里,都是以输入性病例为主,病毒都是国外来的,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哪里有第一例病例,后来哪里又出现了第二例病例,从哪个地方传播到了哪个地方,所以那个时候数字可以说明大体情况,“应该说,到9月1日之前都是这样的。”
    
    9月份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甲流有很多轻症病例,你发现不了,但是它的确在传播。从9月份开始,广州、北京等大城市相继出现了社区暴发,大家不知道第一例病例是从哪里来的。”曾光说,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现在已经传播到中小城市,从东部到西部,几乎所有的省份都没能幸免。
    
    曾光的判断是,甲流病毒的大规模流行,在我们国家已经到来了。
    
    
    不要都盯着疫苗
    
    在最初阶段,中国采取的办法是“围堵”。
    
    曾光觉得,这个模式非常独特,但不是普遍的,在有些国家这样的方法就行不通。“美国不允许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所以他们的病例上升速度很快,还有一些地区,一开始采取和中国内地一样的方法,后来很快就放弃了。他们觉得‘围堵’的做法很辛苦,也受到美国做法的影响。比如中国香港和台湾,围堵了很短时间以后,就进入了‘缓疫阶段’,后来病例上升速度就很快了。”
    
    中国的疫情发展比其他国家推后了很长时间,可以说比美国推迟了2~3个月,正是因为采取“围堵”的模式。但是,曾光认为,疾病的表现到了一定限度,就会突破原来的模式,这种模式的变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为因素可以推迟疫情大规模暴发的时间,但是不能阻止它的到来。”
    
    曾光认为,过去我们提出的“外堵输入、内堵扩散”的“围堵”方式,在下一个阶段,恐怕要进行重要调整。
    
    不过,对于甲流大流行的到来,曾光并不感到恐惧,“现在证实这个病是比较温和的。”
    
    真正让他担心的是两件事:卫生工作的基础和老百姓的健康素质。“中小城市的卫生防御能力很差,解决方法就是要早发现散发病例,甚至不要等检测结果出来,就先给患者戴上口罩,进行隔离,这需要提高多部门联防联控能力,需要行政干预。”
    
    此外,他认为,人们行为习惯的改变,在这次甲流的强力攻势中,也非常重要。他和他的团队研究的结果是,甲流属于飞沫传播,打喷嚏、咳嗽等等,都可能传播病毒,但因为不是空气传播,所以还是可以人为防御的。
    
    9月23日上午,卫生部新闻办和疾控中心联合召开的“秋季流感防治通气会”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控应急办主任冯子健说:今年10月前国内生产第一批疫苗2600万剂,争取第二批达到1亿剂。
    
    他介绍,目前接种疫苗是针对重点地区和重点人群,没有必要全民接种。而且以后应该是国家统一价格标准,西部地区中央给补助。现在有10家生产疫苗的公司,目前正在严密观测疫苗的不良反应。
    
    9月21日,北京市优先对一万余名参与国庆活动的学生及参演人员接种了甲流疫苗,北京地区甲流疫苗的接种将分三步走,国庆前将确保为参加国庆保障的大、中、小学学生免费接种;国庆后,依次为其他在校学生和老年人免费接种。据介绍,目前,全市约有7万中小学生参与国庆庆典和群众游行。此外,参与国庆庆祝活动的大学生约有数万人。
    
    曾光还提到,中国人对于流感的认识一直不足。“在中国是几种病毒并存,有甲流病毒,也有季节性流感病毒。季节性流感病毒疫苗的接种率,在我们国家只有2%,这个数字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为什么有的人成为重症患者,极有可能是由于混合感染造成的。因此,大家不要都盯着甲流疫苗,其他流感的疫苗也要及时接种。”
    
    曾光说,“也许马上就会有更多的患病人群,可能也会出现更多的重症患者,甚至死亡病例,疫苗生产的速度,绝对赶不上病毒蔓延的速度,所以,不能仅仅指望疫苗。”
    
    “病毒这个东西,还是要看自身免疫力。”陈志海说。
    
    
    原载《瞭望东方周刊》2009年10月1日 总第307期
    


■ 本文责编: litao
□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瞭望东方周刊》,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