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9 次 更新时间: 2009-09-11 03:23:16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张千帆:民意并没有苛求司法
·张千帆
标签: 民意 司法

    自刘涌案、许霆案之后,到最近的邓玉娇案、杭州飙车案,民意是不是在干预司法又成为关注的重点。且不论民意或媒体对这些判决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作用,一个共同的现象值得思考:司法判决下来,结果也许是大家都期待也都能接受的,但是许多人尤其是网民还是不信任司法,甚至可以说司法公信力不升反降。因此,表面上让人满意的判决结果非但没有达到息事宁人的预期目的,更没有提高民意对司法的信任。
    这种现象不是网民过激,不是网民与政府之间简单的对立情绪造成的,而是因为长期以来司法受干预,给人们造成了司法判决不公的印象。当然,并不是说在诸如邓玉娇案中一定发生了这种情况,但该案的一些迹象让人们产生了怀疑,而政府和法院又没有给出一个很明确的解释。
    其实,网民们未必对结果有一个很强烈的要求,譬如邓玉娇就应该被判无罪,别的结果一律不接受,人们只是想知道案件真相。如果邓玉娇杀了人而不承担法律后果,那么背后一定另有隐情,否则就是一个不公正的判决;如果确实在比较轻微的侮辱下就采取了过激行为,那么,她就应该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如果法院判决将事实真相和判决理由说清楚,我相信绝大多数网民都会接受判决结果,尽管这个结果未必是他们原先预期的。
    现在实际发生的却恰好相反,虽然结果也许让人满意,但是这个结果来得不明不白、不清不楚,这样的判决仍然不能让人满意。根本原因在于,公众普遍认为判决早已内定了。有时,司法本身并没有力量去抵制来自权力的干预。如果真的可以做到舆论公开报道、司法公开透明,人们就容易接受任何结果。
    在很多情况下,网民们并不是像某些专家所想象的那样,就是要民意审判,否则就不服判决。恰好相反,他们所期待的其实就是一个公正的审判。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即便结果正确,也不能让他们信服。
    仍以邓玉娇案为例,网民们不信任邓玉娇案的审判过程,恰恰凸显了司法改革的必要性。如果没有职业化改革,司法做不到独立和公正,那么不论什么结果,司法判决仍难有公信力。
    和许霆案相比,民意在邓玉娇案中似乎更注重司法程序,而不仅仅是判决结果。在这个意义上,网民的法治意识近年来明显进步了。有时候,立法可能确实已经过时,或者司法裁量权过大,因而有必要借鉴一下普通老百姓的看法;有时候,平民对法律表示一点蔑视可能也是天然的,因为法确实是强势群体的产物,有权有势为什么还要违法?富人用不着做小偷,做小偷的都是穷人,而这些人可能会得到老百姓的同情。邓玉娇就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弱势者,但是到了这个案件,民意反而是希望司法过程更加公开透明,而并不只是关心一个判决结果。
    有人说,网民的声音经常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但问题是,这种情绪背后往往能够折射出更深层次的问题。在我看来,网上很多极端的表达虽然看上去不理性,背后还是有一种宪法意识。比如对个别地方政府处理问题方式的不信任不仅不是什么“非理性”,反而是网民成熟的一种表现。
    因此,要一分为二地看待网络等方式的民意表达。某些表达方式确实有点过激,但是这种过激本身是正常的,因为我们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像学者那样温和理性。这并不表明中国网民素质低,全世界包括发达国家在内都差不多,也不表明某些激进反应没有任何价值。即便他们有时对某些问题会产生不理性的判断,那也是长期片面宣传教育的结果。我主张对网络民意给予宽容的理解,而不是简单地斥之为“非理性”。在绝大多数问题上,民意认同法治理念;他们表达的愤慨不是针对法律,而恰恰是针对司法不能公正适用法律的现象。
    总之,民意所在乎的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判决结果,而是一个公正的判决过程。如果司法程序缺乏公信力,人民照样还是不满意。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