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5 次 更新时间: 2009-05-28 17:14:35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林明理:网络时代的希望、绝望与再生希望
·林明理
标签: 互联网 网络时代

    网络时代正带给我们无尽的希望。我们利用她走出信息的狭隘与封闭,走出愚昧与盲从,走向开放与自由;我们利用她关注贫困、同情弱者,呼唤正义,抨击丑恶;我们利用她推进思想解放,推动国家与民族走向法治与进步。互联网让那因不带暂住证被抓而惨死在“收容所”的孙志刚沉冤昭雪,并由此废除一部恶法;让陕西假虎照、央视假羚羊照得以揭露并迫使相关部门最终公开真相并道歉;让那迫不得已摆摊谋生、整天活在惊恐之中、在城管的追逼之下误杀了城管的底层小贩崔英杰得以免除死刑。她也让云南那据称死于“躲猫猫”的农民李乔明案得以真相大白;她还让重庆那位著名的“钉子户”讨回了应该属于自己的“赔偿”;她更让江西新余那几个公费出国旅游后不小心丢失了“账单”的官员付出必要(尽管只有一点)的代价……不难设想,如果没有网络,上述的事件又能掀得起多大的波浪,又能警示多少人关注自己身边的这些丑恶。所以,著名大律师张思之先生在《博客中国》的一次年终答谢宴会上兴奋地说,“网络是上帝赐给中国人民的最好礼物”,“互联网万岁”!这道出的,正是广大普通网民的心声!
    但是,冷静地看,网络上的“热闹”,折射的又恰好是现实中的无助、无奈。有论者说,我们这儿的网络,揭丑、鸣冤、时评、政论如此“兴旺发达”,这在一般别的国家是很少见的,因为,在他们那,这些事往往根本就“轮不到”网络来“炒作”。是啊,不难比较,自己的亲属被冤死、自己赖以活命的房产土地被强拆强征、纳税人的血汗钱被肆意挥霍、公权力黑箱操作肆无忌惮……靠网络“炒作”获得关注,然后获得解决,远不如有一个真正代表自己利益的“议员”“代表”马上启动质询、弹劾程序来得快速有效,远不如诉诸公正高效的司法体系来得便捷省事,远不如自己真正有权力用选票在下一选举年度教训一下傲慢、无能、腐败的官僚及其背后势力来得大快人心!
    更令人难堪的是,网络时代的某些现象、某些趋势,正越来越让善良的人们感到有种挥之不去的绝望。由于社会丑恶层出不穷,由于网民们的审“丑”疲劳,也由于每一个事件的持续“热度”毕竟不会太长,很多的同样该被及时揭露的丑恶、同样该被关注同情的弱者,正被每天大量喷涌的信息所遮掩。就如河南灵宝的王帅罢,为了家乡父老被野蛮征地讨个公道,原来打过举报电话发过帖,但一直没有效果,只有借助“抗旱”话题,发几张羊吃麦苗的“黑色幽默”“抗旱照”,才引发了关注。紧接着在安徽重演的类似于王帅案的发帖揭露“史上最牛的交警大队长”的案子,关注度就大不如前了。而一些没有直接利益相关者紧盯着的丑恶,更被狡猾老到的“操盘手”刻意拖延、淡化,以求大事化小、不了了之。比如去年那宣称要出售的震区某地豪华政府大楼,现在怎么样了,还有人关注吗?那些个利用职权与“内部消息”低价“抢购”黄金地段房产的官员,早该作出也很容易作出处理的,可至今有下文了吗?更多的以“经济适用房”名义盖成的豪华住房被权力者集体私分,有人关注吗?……
    更可怕的是,某些势力现在已经敢于不要基本的操守与廉耻,公然侮辱公众智商,蔑视公道与人心了。于是,我们看到了刚被免职的西丰县委书记、瓮安县委书记的毫无愧色的易地复出,看到了被免职的朱巨龙仍坦然保持副厅待遇(某些势力竟然连“丢卒保车”“丢车保帅”都舍不得做,不屑于做,如此的“权力通吃”让人倍加愤怒绝望,也更让人警醒!),看到了深圳有关部门敢于让录像带的关键地方“不小心”丢失,然后让“市长级别一样高”的林嘉祥免受刑事处分,看到了去年那嫌疑人杨X无辜母亲被野蛮抓捕关押精神病院而至今不给说法,看到了诸多如沈阳律师温洪祥一般的要求公开财政经费的提议被傲慢拒绝,看到了在官员财产公开问题上继续的装聋作哑,看到了敢于将强奸幼女作“嫖幼”,刚刚又看到了,鄂西烈女邓玉娇案,又被有关部门公然无视正当程序,暗箱操作,企图瞒天过海……更何况,还有那无时无刻不在的愈加严苛的屏蔽与封锁。
    然而,朋友们,请别灰心,希望仍然在于加速信息流通、加速民智开启的伟大的互联网!在如今这互联网的时代,再也没有谁可以肆无忌惮、丧尽天良、做尽坏事而不用承担代价了,再没有谁有能耐让自己像过去某个年代一样既做着婊子又立着牌坊了。也没有谁有能耐彻底封锁互联网了,同样再也没有谁敢逆世界潮流,将互联网彻底拆除了,更没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像纳粹法西斯那样将不愿顺从的异己力量赶尽杀绝了。
    某些人尽可以无视他们自己设定本该带头遵守的程序,尽可以动用自己掌控的所有资源乃至黑恶势力对付一介草民,尽可以蔑视人类基本逻辑,尽可以践踏基本的人类良知、人伦底线,尽可以为一己私利绑架更多人进而绑架更大的政治权力乃至赔上整个体制的公信力,但是,在如今的网络时代,他们必须对这一切承受代价:承受网络神兽“草泥马”的狂嘶怒吼,承受“马勒戈壁”刮过来的狂风骤雨与飞沙走石,承受民众的无情嘲笑与彻底鄙视,承受遮羞的裤子被人们一件件剥落的尴尬与窘迫,也必须承受必然到来的大船倾覆……古今中外,还没有哪一种垄断特权及其附生的黑恶势力能靠谎言与暴力永远维持下去!
    更让人欣喜,也更让那些丑恶势力害怕的是,普通民众也从这一切的一切,更看清了某些外表鲜亮的东西的内在本质,更看清了某些势力外强中干的虚弱与胆怯,更看清了某些动听的所谓的“理论”的虚伪荒唐,更看清了我们未来应该要走的如何变革的路径与方向。并且,醒悟过来之后,将再也无人能左右得了继续的醒悟与更多的醒悟,这是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正如子明先生所言,我们也已经不再奢望会有什么“救世主”般的人物出现——虽然我们认为那可以大大减轻变革的代价。而更让人看到希望的是,我们很多人不仅仅通过互联网在看,在想,在写,在呼,还亲自在“动”:汶川大地震一发生,很多普通人马上自发赶去救助,速度不亚于政府部门;艾未未一个倡议,马上有几百人报名愿意义务赶赴灾区投入调查,即便受到无理跟踪、野蛮威胁也无所畏惧,捐助的活动经费更纷至沓来;许志永一篇博客,被临沂驻京办劫访人员野蛮殴打致重伤又残忍弃之不顾的山东访民姚晶,马上有人及时救治,许志永的一个公开账号几天之内就汇集到4万多元捐款;烈女邓玉娇案一经披露,马上有人组织人员亲自前去声援、救助,《博客中国》还劈专栏提议要为邓玉娇将来举办一个盛大婚礼,更有很多人鼓励邓的家人挺住别怕,提议将来协助他们离开那是非之地,定居武汉或北京,脱离恶势力的魔爪,还要资助邓玉娇上大学……这涓涓之水,必将汇成浩荡的河流,它会冲击所有的丑恶,冲垮一切牢笼!
    同时,善良的普通民众也明白了,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的长远幸福,为了让他们能生活在可以放心说说真话的环境,为了让他们能生活在一个可以安全过斑马线、可以放心吃奶粉吃蔬菜吃猪肉、可以挺直胸膛做人而不用被骂“屁”、可以安心躺在自家房里睡觉“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环境……我们愿意,我们也已经做好准备,让我们这一代付出一些必要的代价。
    是的,我们愿意付出必要的代价。还有什么代价,能比过过闹市斑马线都可能被不作为的公权力纵容出来的狂飙的跑车撞飞5米高20米远更惨痛呢?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作为同类的我们震撼的呢?还有什么代价,能比走在路上都随时可能被腐败无能的公权力庇护出来的无照驾驶和越来越猖獗的特权车撞死撞伤更惨重呢?还有什么代价,能比孩子吃点奶粉都可能吃出“大头”、吃出肾结石,以致未来人生痛苦不堪,既便如此也不能公开申诉,连“律师都不得代理”更让人无法接受的呢?还有什么代价,能比别人赚走利润,造出“政绩”,然后向西方发达国家转移财产与妻儿,而给我们留下污浊的空气、黑臭的河水,我们却无可奈何,只有默默承受,又没有医疗、劳保、失业、养老保障,生病了还得熬着挺着,小病靠拖、大病等死更惨重呢?还有什么代价,能比自己的祖屋祖田人家要拆便拆、要征便征,敢反对反抗上访还要被打被抓被关被劳教更惨痛呢?还有什么代价,能比起我们省吃俭用,自己吃着黑心大米、抗生素猪肉、带农药蔬菜,自己很多孩子还要坐在风雨飘摇的校舍里,天灾一来首先倒塌、死伤大片,却供奉着古今中外最庞大的官僚群,让他们吃着特供食品,住着豪华办公楼,听任他们每年花费天文数字的纳税人血汗钱用以公车享受、公款吃喝、公费旅游,不为我们办办本该他们尽职尽责做好的事,却反过头来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乃至动不动呵斥我们是“屁”,发个帖批评一下,也要被千里追捕、殴打关押,代价更惨重呢?还有什么代价,能比自己辛辛苦苦高考考个好成绩都可以被权力者串通一伙人悄悄地野蛮取代更让人无法接受呢?还有什么代价,能比自己子孙后代还得继续承受尽愚弄人的落后僵化的教育所“折腾”更惨重呢?还有什么代价,能比我们的妻女姐妹被肆意性侵犯却不能反抗,奋起反抗一下也要被以“故意杀人罪”报复性执法,更让人无法接受呢?……对我们庞大的底层民众来讲,还有什么代价能比如此不堪、几近绝望的生存环境更难以让人承受呢?——请房宁等官家学者别再拿“代价承受不起”吓唬人了,民众比你们更清楚,因循守旧、抱残守缺、僵化停滞、纵容垄断特权无法无天、肆意作恶对我们与我们的子孙后代的危害,与变革图新、求文明求进步可能要付出的“代价”相比,孰轻孰重!何况,即便代价再大,它也是暂时的,即便持续时间要长一点,可它总归是能让人看到希望的!
    最后,让我们也与张思之大律师一样,振臂高呼:“互联网万岁!”
    


■ 本文责编: linguanbao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